焦作农村生活网

  • 焦作人上焦作网
  •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7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我的丈夫,我的爱_0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0128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9-19 14:50:22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我的丈夫,我的爱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子夜的铃声,响在寂静里,刺耳的尖啸。
    惊醒了我,突然------
    我的眼睛酸涩,眼珠子辣痛,眼泪刷的流出,却还是睁不开。
    下意识地摸向身边-----一片空荡荡。
    眼睛被硕大无边的恐惧惊得大大,跳跃的、闪烁的眼珠,迅速抓向电话-----
    畏,是吴秋家吧?一个男声。
    是啊,你是谁?有什么事?
    语声不是说出来的,是颤抖着蹦着,一个音节一个音节滞出来的。
    吴秋在吗?
    吴秋是我的局长丈夫。
    在啊。谁知道他有什么企图。
    呵呵。别骗自己了。
    在-------值班?
    不是吧,你往值班室打个电话。说完挂了电话。
    很多的???从窗帘背后的夜幕里窜出来。罩住情绪:一定是,一定是--------
    拿起值班领导办公室的电话,嘟-----嘟--------嘟----长长的尾巴曳着杂音摇摇晃晃。
    一直到天亮也没有人接。
    子夜的玲声,却从身背后跳出来-------我闪躲不迭,被撞在地-------
      
    他一天不在家,那已经是习惯。
    一当上局长,每天都在应酬。晚上十点回家来。是早。往往是在12点以后。
    今天特殊。九点已经在家。
    我没有理他。我的心里满满的疑问,早从眼珠里蹦出来,满屋子滴溜溜乱撞。
    我希望他能接招,消弭我的痛苦。
    可是,他的眼睛闪烁着亢奋,根本没有发现或者不屑于发现我的异样。他在殷勤的准备,要带我出去旅行。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,他在补偿什么吗?
    我的幸福和快乐搁浅在子夜的电话里。
    晚上十点,一个神秘的短信从门缝里挤进来。把他挤了出去,在厕所-------
    我把卧室的灯光灭去,脱了鞋子,像一个贼,用手吐点口水,沾在推拉窗子的上,没有了声响,然后推开窗子,隔着窗,轻手轻脚的在帘子的身后------声音清晰的传过来:
      
    你好吗?想我啦?我也想你呢。丈夫不甚标准的普通话从厕所里穿出来,又低又急又缠绵。
    我的心在下沉,下沉------一定是啦。
    一个短信引发来一通缠绵悱恻的电话----
      
    那些撩在灵魂上,麻麻的语言,曾是如此相识,又如此遥远呵-----仿佛是昨天,又仿佛是上个世纪------年轻时浪漫的一个梦-----温情的那些语气,在时间的浊河里,洗呀洗呀,洗得那么单调:老婆。什么饭?
    米饭吧,米饭烩菜。
    哦
    每天的房间里只剩了电视的喧闹。人的眼和心都被它牵扯,而失却交流的功能。
      
    发一个啧啧的飞吻。半个小时的电话终于完毕。
    我的腿麻木,心也麻木-----很吃力的躺回床上,无声的睡在梦里。------他上床了。躺下了。侧身在看我-------
    哎----你睡了吗?他问。
    我翻一个身,梦呓似的语-----好----好苦呀------
    什么苦?他再问。
    我已然睡进梦里。
    他却亢奋着。老婆-----叫着,挠我的脚,吻我的耳根-----把我完全侧着。紧紧的搂进他的怀里------我硬硬的睁开眼------我不能有任何的反应------
    我的丈夫是最优秀的----高大英俊,才华横溢。我们象缘分里的两只灵体,在一次别人的婚礼上,做为伴娘和伴郎相互交撞,我的清纯,我的优雅------他的英俊,他的才学-----我们的婚姻,是郎才女貌,女貌郎才。我们是如此完美的婚姻。完美的我时时担心玻璃的破碎。
    有钱,有权,有才,有貌的丈夫,不苟言笑------沉默着情怀爱我,从来没有什么红色或黄色的诽闻。
    昨天晚上,神秘的电话已经排除了电话骚扰-----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他在告知一个现实。
    今天晚上印证了昨天。
    电话,电话,这个现代的工具-----使用起来多么的便捷。
    半个小时的电话就把丈夫撩的春光无限-------
      
    我怎么办?我不能离婚,我爱他,也爱我的儿子,更爱这个家------可是-----
    丈夫把我搂进怀里,手儿在我的胸上游走,嘴唇的气息缭绕我的每一根神经-----哦------我竟深迷起来-----我们有十几天没有接触了。年龄大了,我本来就疏淡的情绪愈来愈冷却。他由于忙,由于劳,早已是例行公事。
    今天----我一下子激灵了----是的,是电话,一定是那个电话,丈夫抱着他的小情人,他在移情,用移情来扑灭他心中的欲火。
    我的心理和生理同时起了化学反应,我厌恶,我厌恶这一切。
    我翻个身,幌出他的怀。我说:我困------
    都半个月了,你就不想?又抱偎在他的怀里,像---十几年前----激情洋溢的新婚之夜。
    手儿更加殷勤,嘴唇随着手儿在探索着------
    久违的激情在慢慢的复苏-------醒来,醒来,他叫着。深深的吻我的唇,吮着我的---------
      
    我早已醒来。不,我压根就没有入睡。
    我却不能----不-----我的生理在反应着,迎合着,美好的情欲啊------真的唤醒了呵。
    唤醒了许多--------
      
    哦。好美妙呢---------他说。吻吻我的面颊。
    我想问,是我美妙,还是心里的那个她美妙----
    但我没有出声。
      
    总是有许多的女孩子看好他,不顾一切的爱他。
    十年里,我不知打了多少这样的空手道。
    然而那时他没有动情,我的美貌,我的才情一直在吸引着他。他宝贝着我,也有许多的异性看好我呀。
    可是现在----他是一枝花儿呢。
    这才是一场硬仗------我不能用情绪,我必须用智慧------
      
    儿子考了年级第110名。
    哦---------他心不在焉。
    我觉得,一千多学生,儿子够努力了
    哦-------他漫不经心。
    叽叽-----叽叽-----手机又响两声。是一个短信--------他装作随意,却迫不及待的迈进里屋----
    他一定在看短信。我想。那上面写的什么,他肯定要走,已经晚上十点------
    果然,他匆忙的出来。我要去单位,有个急事要处理,今天晚上别等我了------
    我的眼睛肯定又恐怖又充满狠狠的疑问-------
    他不耐烦的说,你不要那样子好不好?当初告诉你,升职后,就如此,是你要有社会地位吗?别一副怨女模样,什么时候你热烈了?
    哦------他在生昨天的气。
    我的胸一下子闷得不能说话。他义无返顾的走得洒脱又安然,有理又有据。
    你------从牙齿缝隙挤出去一个字,撩得他扭身冲一句:你什么,别叨叨了。我烦着呢!
      
    我不能出声,我缄默。
    这时候,我不能问。我更不能让他知道。我已经知道了他的一切。更不能大吵大闹   结果肯定是从我这里逃得愈快。
    我不能学那些愚蠢的婆娘,认为丈夫是自己的私有财产,别人碰不得。跳呀,闹呀,闹的自己真的成了母老虎,可怜虫,成了母性的动物。让他彻底的厌烦了你-----然后,一脚踹过,那时侯,谁还说他是你的丈夫?
    我-------异常的痛,心碎裂在一盆盆的盐水里----非洲的食肉蚂蚁正在蚕吃着我浑身的皮肉。痛的感觉点四面八方汹涌过来。;
    我    哦,我还是那么美妙----我不能和人诉说,亲戚,朋友,同事,一切的人,我不能暴露他,使人看不起他,也看不起我,更看不起我的儿子------
    我该怎么办?
    我抓了一把钞票,塞进坤包里----走在阳光里------我去购物,一大堆杂七杂八。一个小姐引诱了我,说美容可以年轻,我扔出两千余元,购回了一套美容产品-------
    我进了美容院
    一个小姐细柔的手在我的脸揉着。她们都是些有眼力的江湖女孩,她们一眼便看出我是个有钱的傻女人,肯定遭到了老公的抛弃。满脸的同情和不屑,夹杂着嫉妒和羡慕,对我的服务周到热情又细腻。
    漫长的两个小时里。开始我还是激愤,然后在那些女孩子的轻柔的按摩中,我甜甜的睡着了。我自己都能听到轻柔的鼾声。
      
    我出去旅游。我要休憩我的心灵。我不能天天看着他神秘的出去进来,发短信,接电话,然后暧昧的说着单位有事-------我不能和他-------在他的亢奋里,利用我的身体。
      
    我出去了----
    我带了足够的钱-------钱有的时候就是好东西。我如果没有它,我此时怎能坐在这个名山的脚下-------
    山充满着神秘的佛道的气息,缭绕着灵性的云雾。
    我和大山,和大山的灵仙们在说话。我不怕人听了去。听了去又能怎么样。他们不知道我是谁。不像我的小县城,一下子就会沸沸扬扬,一夜间就会满城风雨。
    我现在像尘世间的一粒尘土。仙们说你沉静。--------让我沉静如云。他们说,是你的,终归是你的,不是你的,你再努力也只能伤害自己。
    我沉静如云。
      
    前十天,他给我一个电话:你在那里?他问。
    我在X山的脚下。
      
    中十天,他每天给我一个电话------
    你怎么样?
    我还可以。
    你是不是-----他没有问。我也没有问。他已经隐约到了。他肯定察觉到了我为什么出走。
    我不能问,我也不说什么------
      
    现在我的灵魂也在沉静呢。人到中年,该为谁而活?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饮。
    人生无常,过什么样的生活,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    当人言为信的原则行不通时,当生活成为一种折磨,一种不可承受的重。拒绝成为生命的品质。
    中年就应避重就轻,且随缘。
      
    后十天,他的电话频繁起来-----
    儿子想你,你不回来吗?
    哦,儿子。我的心痛一下,又疼一下。是为了儿子。可是------
    我再等些时候,我在和大山说话呢。
    我要解开我心里的许多东西----我必须要料理我的心,我才能回去。否则,我不能回去面对你,不能面对你,就不能面对我的儿子。
    是的,儿子只知道我是旅游。而不知我还有其他。儿子只知道他是优秀的爸爸,不知道他已经-------
      
    我欲言又止。他还是放不开。我的肌肉紧蹦的有些痛了。牙关紧咬着-----舌尖在牙齿之间,麻木的连水也不能喝。
      
    不,我也不能静止的休息。
    是的,刚才有一个微笑着男人,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呢。
    我的落寞一定引发了他的怜香惜玉之心。
    他向我走来。
    喝闷酒吗?他的声音好听极了。带点东北口音的普通话,呀,像东北人一样豪爽。
    不!我叫着服务员,给他斟一杯酒。我举起自己的杯,向他说:敬你。你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异性呢。
    敬你。是吗?你是一个人出来旅行的吗?
    我点点头。我想哪怕是人贩子,我也要体验一下,和人说话的趣味。
    显然,他在勾引我。但是,我为什么,为什么。不能试试呢?试一下,是的,如果我忘掉-----如果,他非要和哪个小姑娘结婚-----我是不是会痛苦少一点。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淘帖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天音彩票网 众盈彩票注册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