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作农村生活网

  • 焦作人上焦作网
  •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26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颤栗幼林 jlyfv0vq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0128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9-30 18:08:57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长相思?白杨   

  朝天琛,晚天琛,落入我家耀天伦,可怜白发亲。   

  风无心,雨无心,蒙园狂奔似逢春,魄散无津问。   

     

  一   

     

  晨光熹微,平原城镇的郊外,麦苗绿,菜花黄。那么大片大片的艳丽,无丝毫招摇,于大地之间如此相宜。晓风习习,传来质朴的消息。消息嫩黄,渗透着油菜的花香和田野里千年而苏醒的新鲜。花香是条清澈的溪水,在田垄间,向西慢流。新鲜是流水的落花,风飘起她,梦样落水,远远地流浪。   

  远远的平原上仍是一片田野。平原那故有的朴拙而神异的妙在。田边有树,树梢有楼。一座五层高楼,在清新的流淌的乐曲声中,轮渡一样浮现。楼层的海蓝饰边,天空之下悦尔心目;满身的白磁,在大地之怀,浮起在砖墙之上,整洁怡人。   

  两只麻雀翩跹,划过两条弧线,落入寻常校园,站在楼栏张望。忽然受惊,飞逝无影。   

  一道火星一样的人声,从楼梯点亮,却又瞬息灭亡。缓缓升起鞋子踏在地板上的高贵响声,将近又渐远。   

  雅白的石砖,遍布柳曲纹理,古文一样质地朴实而又典雅,典雅质朴而又烂漫。   

  一把墨色的拖把,缓缓地散开,像朵巨大的菊花,开放在冰冷而坚实的文章之上。那花朵为洁白而开放。为经典的古文白反依般熨贴,用自己的脸庞轻柔地把他们抚摸。就像母亲对孩子的脉脉凝神,轻轻嘱托。   

  从楼栏下望,背书包,着杂衣,或踏车或步行的孩子,开始出现在校门,走在宽大的甬道上,流入车棚和楼层的不同教室,由少及多,由缓到急,仿佛钢琴的苏醒至琴键的疾舞。   

  不久,校园归寂,依稀传来颂读和早唱。   

  一只荷花在一只手上钟摆。升降中窥视着一扇扇门窗。进入一个房间,便站起来,插入一瓶幽雅的水中,顿时惊醒,散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气息。一个班合唱的荷香一样的声音,像天光一样,渐渐明亮。   

  那光,每当光从南面而来之际,赤裸裸的,日复一日,司空见惯,早无润泽的,便散着虫尸的味道。而它笨重的样子,若尘蒙在办公桌及破陋的文件柜上,却又一片汪洋。   

  当外面的天光灿烂,临墙的乔木更高大绰约、风姿万千,却那么平凡似贱般与路上来往繁杂的肮脏车辆为伍,与墙外买卖的混乱摊贩并在。这个平庸而真实的世界之上,是美丽的树峰和高贵的青天。   

  校外大路上车辆飞驰,交织亮暗的一天,竟可数秒。其间,满书鲜花的梧桐,由绿到紫,绿紫中逐步暗红。暗红的田野里,泡桐婷婷,树冠如脑一样,枝杈清晰,轮廓丰盈。立树之后,依稀可辨的村落。树立之侧,高大黑红的墓碑。天光暗淡,暗红中,童声泛起,《送别》流传:   

  夜白雪,月出川,梅香蓝光寒,祈盼春风千千万,一株白玉兰。晨星早,露新苗,红帜碧天飘,踏破旧识柳林岸,白杨快回还。   

     

  二   

     

  我独自一人,在少年,像头海狮伏在岸突的高岩,看到远方是熠熠闪亮的不断辽阔着的大海的碧蓝。   

  少年听到我向遥远的同伴们陈述这视野中的一切。用画外的呜咽。   

  “海面辽阔,欲胀破想象般的辽阔。有海鸟像翼龙一样在飞翔。”   

  果然,一只巨大鹏鸟,从远处疾飞而至,以巨喙啄及我的颈部。颈部无痛,只神经性地一跳,便梦中苏醒。   

  少年同梦。   

  每当醉过数日的沉睡,常有这惊诧奇雄、色泽浓沥的梦境,勾通我们的心灵。   

  在偌大的校园里,在翌晨,我们轮回到这星球光明的一面,又能看到太阳燃烧之时,那微闭的醉眼,仿佛可以找到所有的孩子,所有的童年。   

  我在醉意中,找到你在奔走,你在微笑,我的微笑,她的骄傲。我留恋于这存活之际的微醉,离开地面很高很远的样子,看到童年,在场上踢球追逐,纸飞残照,人家碑墓。在街侧孤独走路,春沙魔舞,慈目倚户。   

  那天,一个声音从过道里漫涨而来,话音像赤裸的光星一样,从远处点亮,在门口忽闪一下,瞬间灭亡。在她走过来的脚步声中,看到一双极瘦的脚背脚胫,小鸭一般摇着一双额宽底厚的鞋子,路过一片水渍,将要溅起数十微秒的水粒时,终于稳妥地迈过,落在桌凳之间,放下躯干,支起膑骨。   

  那声音是一个学生失踪的消息溅起的光亮。   

  他?失踪了。你的孩子真的失踪了?我的,我们的孩子真的失踪了么?   

  一个黑影,在那方窗外移动,向东忽向西兮复向东。   

  在偌大的校园里,真的找不到他了。在偌大的校园里,我随时随处看到他。他在左边的楼梯口雀跳而下,他在场上踏着春色展臂做,他在教室里伏首疾书,在课间的倚阑处微笑而谈。我注视着他越来越矮的身形,在拐角处消失,他白杨一样翠绿的头发,在彩色的风中微微摇动。甚而看到他略略害羞的穿着内衣的身影,在昏暗的灯下,伴着母亲的呵斥,在卧室和厨间移动。   

  下课值班,坐在二楼阳台的余光,常看到那些净洁的或油腻的仔裤,花边的腰饰了的仔裤,从楼下升起,在依次扭动,又向上攀行。在此之时,我会看到女儿柔笑着向我走来,又擦肩而过。看到儿子向前昂进的身体和天使般光亮的头颅,又一一消散。   

  当光移开自己的能量,夜晚来临,所有的乔木便一片黑暗。   

  “那万千的天使,要起来歌颂小孩子,小孩子!   

  他那细小的身躯里,含着伟大的灵魂。”   

     

  三   

     

  这里不是起伏的群山,是林带整齐、田地块形的中原。在这中原辽阔的大地上,处处可见这数几村庄。村庄象水墨画中的农家,林木掩映,旧墙蓝瓦,时有磁白新楼,微墨微绿中隐约显现。   

  晚前的村口,一株高树如哨。大街上,几个灰影踌躇,向东忽向西兮复向东。   

  不久,春光在西部渐渐远去,以弧形的路线远离。暮色欲合,几只鸟儿轻捷地飞越你的视野,投入宅后和林中。那低矮破旧的民居,远近风吹雨淋略已衰败的楼房,都剥蚀了那玫瑰色及初时为焰色的辉煌,复为高矮不已的灰物。树木仍无茂叶,象平民的一生,无泽无味,仍泛飘着冬季那生命被抽去的枯涩。小镇的街灯还没有亮起,信号灯却血红着强撑这灰界之潜在的变奏,偶或唤儿声悠,像独兽的常啸。   

  一处院落里,奶奶走进一间房屋,岁月般缓慢地推开嘶哑声叫的房门,房屋黑暗,拉开灯,清辉遍洒,矮床上没有被褥,席上几张撕开的本纸零散着。   

  高背椅上依稀坐着一个瘦小的孩子,扭头看着进屋的奶奶。奶奶定睛看去,那张陈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淘帖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天天赢彩票注册投注登陆 天音彩票平台 万彩彩票开户投注注册 北京赛车pk10开奖 众盈彩票APP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天音彩票注册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计划 众盈彩票投注